父子俩一起经营高尔夫球场是一种什么体验?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9-01-08 浏览 98

22年前,这对父子一起开始高尔夫球场经营。父亲,罗德·毕比来自南佛罗里达南端,那里有金碧辉煌的购物中心,还有服务生帮忙停车的餐厅,如今来到这个位于佛罗里达走廊的南部内陆小镇玛丽安娜,这里的农场盛产棉花和西瓜。儿子,凯尔·毕比来到玛丽安娜的过程更长,经过位于佛罗里达与阿拉巴马边界的杰克逊县。他在日本待过3年,作为那里杰克·尼克劳斯球场的设计师助理。他学会了日语,以便理解那些关于自己的评价。“日语在这儿没什么用。”几天前,我们站在玛丽安娜的雨中时,凯尔这样对我说。风暴的中心正好穿过玛丽安娜。你还记得飓风麦克,对吧?


玛丽安娜有3座监狱,至少20座教堂,还有1座高尔夫球场——全尺寸,没有花哨装饰的公共球场,名叫印第安泉。罗德和凯尔·毕比从1996年起成为这里的业主兼运营者,而且他们的妻子也参与经营。这对父子都是出色的高尔夫球手。凯尔拥有马萨诸塞州大学农学学位,能操作任何一台摆在他面前的农机。罗德是自学成才的工程师。他曾经营自己的航空器材工具商店,后来卖掉了,厌倦了退休生活的他买下了印第安泉。

他们是一对有趣的组合。凯尔,47岁,除了数字方面,他在任何事上都是XXL,能言善辩。果岭大小,每年轮次数,诸如此类——他就是精确的典范。罗德,77岁,身材匀称的雪茄爱好者,他更多的会对这样那样的问题给出夸张的估计。不过,凯尔是那个更想在球场边开发地产的人。罗德不想。凯尔推迟了计划。接着就是2008年。父亲说的最正确。

印第安泉的球友会这样对凯尔说:“他可能从来没对你说过什么,孩子,但你爸爸总是在夸你。”这句话无疑说出了父子的关系,同时也打开了他们球场的一扇窗。印第安泉,就像整个杰克逊县一样,并不耀眼。它简单、实惠,需要美式高尔夫。同大人一起来打球的12岁及以下的孩子免费。印第安泉俱乐部的卫冕冠军萨米·巴斯佛德是一名缓刑犯监督官。

飓风临近时,罗德和凯尔决定各自待在家里,萨米·巴斯佛德和许多其他玛丽安娜人一样,都没想到会这么糟糕,毕竟离墨西哥湾还有65英里。每小时140英里的狂风,仅风声就让人胆颤。“那就像是火车穿过你的房子。”巴斯佛德告诉我说。凯尔和他的妻子夏琳用一块巨大的胶合板挡住客厅所有窗户,就好像他们的房子正处于一个野蛮的洗车房中。在接下来的10天左右,整个玛丽安娜没有自来水,没有电,仅有有限的移动通讯服务。从日出到日落,空中回荡着直升机和电锯发出的沉闷的嗡嗡声。凯尔在一个淡水池塘里洗澡。

他估计飓风吹倒了球场上至少5000棵树,罗德给出了两倍的数字。不管怎样,移走这些树每棵要100美元,重新开业的花费相当可观,也许要一年的营业额。一整天,提供树木服务的人开着平板车来到专卖店门口,就像那些暴风雪过后拿着铁锹挨家挨户敲门的孩子一样。保险理赔包括了他们受损的房子,但不包括那些吹倒的树。“好吧,你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被拒绝后,树木服务者之一这样说道。

凯尔已经修剪了果岭。这是他需要做的。没人会很快在这些果岭上推击,但他的果岭需要很漂亮。和杰克逊县的许多人一样,凯尔是位农民。他种的是草,通常是百慕大。他的长草保持2英寸,球道草为半英寸,果岭上是1/8英寸。

对父子二人而言,一起工作一直是共同辛勤努力,当然偶尔也会碰头,但同时也充满了简单的幸福,就像他们重新开放4号洞时那样。他们的球洞,比他们接手时更好。

罗德一直在找寻那样的书,想知道印第安泉的未来会是怎样。凯尔每天坐在一台租来的装载机上,清理大量的松树和橡树残枝。有时他觉得自己几乎毫无进展。球场附近,玛丽安娜周围,最近出现了很多自制的广告牌,写着“上帝一眨眼,树桩都磨光”。“当你独自一人时,会自我反省。”凯尔说道。他的卡车停在球道上,鞋上沾满了红土。“一天,我坐在装载机上,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重新开业,接着,我吐了。”

来源:《高尔夫》杂志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