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文章
台湾高尔夫球场秘史 老淡水的前世传奇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7-09-27
1919年,台湾被日本占领,高尔夫休闲生活也被日本人带到了台北。台湾高尔夫运动的从无到有要追溯到台湾高尔夫球场的始末今生,下面一一道来始创老淡水的宝岛高球。

始创淡水,夷人引入高球休闲

“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啊摇。”寂静的仲夏夜美妙宜人,高大椰子树的身影映在台北灯红酒绿的街道两旁。百年前的一个夏天,台北市清风拂面,气候凉爽舒适。时任台湾新闻社社长、绰号为南阳王的松冈富雄在位于台湾当时最繁华路段的梅屋敷日式餐厅宴请台湾总督府的明古二郎、下村宏和好友石井光次郎等人吃饭、喝酒,观看日本歌妓舞蹈。宝岛台湾曾在1895年至1945年被日寇占据50年之久,日寇共派出19任总督。而当时第七任台湾总督府总督由日本陆军大将明古二郎担任,他的左膀右臂是副总督下村宏。要知道在日据时期,日寇掌握了台湾总督府的立法权、军事权和行政权三项大权。
在最繁华的路段,邀请掌握最高权力的领导,在家乡菜馆把酒话桑麻,松冈富雄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连掌握台湾金融业命脉的台银老总樱井钦太郎都要给他几分颜面。说是宴请,不如说是接风洗尘。台湾新闻社社长松冈富雄因工作性质,经常在亚太地区的国家公出,这次便是从马尼拉完成公务后返回台湾。几杯日本清酒下肚之后,松冈富雄兴致大起,从厚重的背包中拿出高尔夫球杆为宾客表演挥杆动作。谁知酒后的松冈下半身不稳,但驻台的几位日本官员从前可没见过这般架势。下村宏随即安抚松冈,请其落座,为日本友人讲述刚才耍弄的是何般武艺。平常的松冈富雄不喝正好,一喝就多,不过讲起高尔夫来,倒是侃侃而谈。松冈说道:“我刚才为大家表演的是高尔夫。我刚从马尼拉回来,这项运动在那儿的富豪圈中已经非常流行,男女老少皆宜。”松冈富雄见长官们听得津津有味,借着酒劲,将一套高尔夫球杆送给下村宏,将在马尼拉做的一双高尔夫球鞋送给了石井光次郎。

松冈蜻蜓点水般的介绍显然勾起了众人的兴趣。日餐原班人马约好十日后球叙。1918年5月18日,春夏交际的台湾,梅雨交加,晴空万里。这一日,松冈富雄因公事外出,本次球叙的牵头重任落在了副总督下村宏的身上。下村宏在当时兼任台湾总督府民政官。处理完民情案子之后,下村宏当天上午致电石井光次郎、藤野和樱井钦太郎来家中做客。日本人待人接物确实值得学习,好酒好菜好招待不说,拿着松冈赠送的高尔夫球杆,下村宏在自己家院子里也耍起了“大铁棍”。下村宏身为高官,总督府特意为其准备了一座公馆。这座公馆后来因二战被盟军轰炸夷为平地,现在是停车场了。而现在的台北司机们殊不知,90多年前,日本人还在停车场的位置挥杆打高球呢。

井上信披挂上阵速成球道

台湾当时没有球场,更别提高尔夫球员了。石井、下村宏、樱井钦太郎几人纯属自娱自乐,出了一身臭汗之后,心情舒畅。在台湾,对高尔夫运动先上瘾的是日本人。时隔两日,显然未尽兴的下村宏、石井、藤野和樱井再约球局,消磨时光。不过,没有老师的指点,练习终究是无用功。而恰好这段时间,刚刚在日本赢得首届日本业余公开赛的井上信从美国来台湾考察。井上信虽说在日本不是家喻户晓,但他绝对是日本驻台军官心目中的偶像,因为在当时没有几个人会打高尔夫。在当时市场营销不发达的年代,日本人的行销慧眼确实独到。井上信获得日本业余公开赛冠军后,三井物产公司也注意到了井上信的商业价值,与其签约并赞助井上信,并提供各种比赛费用。下村宏等人得知井上信来台消息后,主动安排接待,当然,学球的正经事自然不能耽误。井上信到达台湾后的第一个周末,下村宏等邀请井上信作高尔夫挥杆表演,地点在台北陆军第一联队的练兵场。
下村宏安排工人准备几块帆布供井上信作为练习打位使用。而早已熟悉18洞球场的井上信见状不苟言笑,轻声对下村宏长官说:“请为我安排一百人,给我三个小时,我让各位感受一下真正的高尔夫运动。”看来几块帆布完全满足不了众人对高尔夫的渴求,而当下的空场地又勾起了井上信作秀的欲望。

这块练兵场现在位于台北市青年公园一带,整个场地呈正方形。当时练兵场的南边就是台湾北部三大淡水直流之一的新店溪,溪水汇流后汇成淡水河。在清朝末期,中国胶东半岛被德国划为租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战败,原本划为德国租界的胶东半岛的主权被移交给日本。当时“二十一条”事件,在一定程度上诱发了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一时得势的日本在台湾并无战事,所以放纵部分日本军官享受安逸祥和的休闲生活。没有战斗准备,练兵场自然没有用武之地,场地内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井上信拿起球杆作指挥棒,在练兵场亲自调度100名工人,在长600尺、宽120尺的操场上刹平杂草,这在台湾已经是非常先进的球道区了。还有果岭,虽然条件粗陋,无法营造高质量的果岭,但井上信在一块假想为果岭的草坪上画圈,找来两个茶杯埋入土中,这就是台湾高尔夫最早的果岭和旗杆洞了。工人们用了两个半小时完成了N字型球道,这在世界高尔夫史上被称为最快速度建成的球道。后来,这个故事被台湾的朋友们当作笑话广为流传。

井上信带头第一个为下村宏等人演示挥杆动作和击球上果岭,并表演果岭推击入洞。由于场地长宽有限,这样的范围内,井上信只能将简易球道当作三杆洞来为大家讲解:上果岭后,一推入洞,抓鸟。驻台军官听得不亦乐乎,跃跃欲试。下村宏在众人当中官职最高,当然由他来率先开球。下村宏平常在帆布上练习挥杆,多数击球属盲打,小球的飞行线路无法观测。而这一次他是在真草上挥杆,很少能够将球打实,即使偶尔命中甜点,声音铿锵有力,但原本可以飞150码,结果不如预期:小球左右乱飞,鲜有小球上球道。1938年,日本学者记载当时的打球情景:白色的高尔夫球宛如一条白丝带向天空中飞去。当天观摩的土木部长角源泉氏、大越技师等人见状,即骑马前去长草里找球。当天的活动最终以喜剧形式结束。

提议兴建宝岛首座球场

虽说打球之后几人乘兴而归,但练兵场终究不是练习场。借此契机,有人提议在台湾兴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尔夫球场,并着手寻找合适的场地。当时,淡水税关长原鹤次郎推荐,建议使用清朝时期的练兵旧址——沪尾炮台俗称淡水旧炮台。一天,樱井钦太郎和原鹤次郎乘坐黄包车前往淡水炮台考察,结果出乎二人意料:淡水地区的景色尽收眼底,海风拂面,能闻到略带咸涩的海水味道;夏日的高温、酷暑尽消。除了旧兵营、弹药库和一些海岸掩体外,练兵场一望无际,平地空旷。乌啾、云雀、红嘴佳令,鸟鸣声清脆悦耳。当地的乌啾长得像乌鸦,在农田里经常驱赶小型禽兽,农民也非常喜爱这些小动物,因为它们间接地保护了农作物。附近的居民把这块练兵场称为“乌嗽埔”,沪尾炮台建成后改称“炮台埔”。这一地区作为战略军事要地,兵家必争。

和现在不同,当时台湾的土地管理部门属于军方,所以使用前还是要跟日军衙门打声招呼。1918年7月的一天,樱井钦太郎执笔上书陆军长官林主计,提出申请把淡水练兵场改造成高球场。后来军方口头批准了这一请求。球场筹建工作就此开始,土地手续、场地规划、方案设计、项目资金等具体工作一一得到落实。当时,由日方的樱井和藤野提出设计初稿。二人还提出:除了设计球道外,将练兵场背阳区作为练习场,将杉树皮屋顶的简易小屋作为会所。樱井出钱又出力,整个工程费用由樱井一人担当。工程监理由台银淡水出账所的姬野安夫和安田义负责。军方派出数十名人员负责工程施工,历经10个月,完成6个球道。

1919年6月1日,星期六,台湾淡水。球场创始人樱井钦太郎和藤野邀请台北40余位商界名流,参加台湾第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开业仪式。主办方在淡水车站接待重要来宾,当时日方派出一辆旋转式皮革沙发的掺望车来迎接下村宏、樱井、原鹤次郎等时任总督府的高级长官。上午9点,嘉宾到达车站后再换乘海关汽艇“千鸟丸”前往老淡水球场。球场门庭若市,鞭炮齐鸣,各界名流云集淡水。寒暄过后,下村宏在发球台开出第一颗球后,台湾第一个高尔夫球场——老淡水球场正式成立了。
由于老淡水球场刚成立不久,各个机构部门还不健全,所以,球场各部门工作重任还是落在了几位创始人的肩上。台银淡水出账所所长姬野主动承担了球场财务和日常管理的工作。正常经营半年后,老淡水球场参考了日本东京高尔夫俱乐部的运作章程,拟定章程六条,正式创立了台湾高尔夫俱乐部,俗称老淡水球场。1919年底,老淡水球场开始征集会员,每人每月会员费三元,并由会员推选会长、委员。这样,用了不到两年,台湾第一个高尔夫球场——老淡水球场正式投入运营。

1919年,日军在台湾总督府增添文官总督一职,田健治郎上任新官。同年10月,田健治郎将日军制定的同化政策向台湾民众公开发表。当时日本主要从三个方面着手同化政策:文化意识形态、语言和日常生活方式,目的在于使台湾民众完全服从日本的管理,因为当时台湾的治理成就被日本当作帝国主义的宣传品来看待。1922年至1937年,台湾当地人接受了很多日本奉行的观念和制度。田健治郎也在文化领域推行这一政策,为了改善驻台官兵的休闲生活,6个洞已经不能满足日本军官的游玩耍乐,老淡水球场扩建计划也被提上了日程。

1920年,老淡水球场首次遭遇群龙无首的低潮期。创始人之一樱井主动辞去台银总经理一职,下村宏已到退休年龄,两人回到日本安度晚年。孰知樱井刚休息半年又被日本当局调至欧洲供职。一时间,老淡水球场损失了两元大将,球场的业务也每况愈下。周末的球客少得可怜,要么没有人,要么四五人,区区几人的消费根本无法维持老淡水日常的开销。会长和委员的人数超过会员人数,观众还没有台上人多,俱乐部日常会议都很难进行。幸好,有一批热心人士不断关注老淡水球场的运营,扩建工作才得以在艰难中进行。

老淡水球场从仅有的6个洞球道,在15年间经过四次改造和扩建,一座在当时可以达到国际锦标赛级别的高尔夫球场在全岛内外名声大噪。建造工作繁琐而复杂,台湾和日本热心人士的专业意见让老淡水球场的品质不断地走向成熟。一座球场的诞生也预示着有更多的球场落户宝岛。20世纪30年代,台湾的高尔夫球场已经小有规模。1926年至1937年间,台中大肚山俱乐部、花莲港、台南、高雄寿山公园球场、嘉义、新竹和台北川端等七座球场相继建成。宝岛高尔夫球也迎来了快速发展的第一个春天。

来源:《高尔夫》杂志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