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文章
幸福死了的高尔夫之犬!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8-01-18
第一批球场管理员——苏格兰牧羊人将这项奇怪的游戏发展为风行全国的运动——他们深爱的狗一直陪伴在侧。它们是忠诚的苏格兰牧羊犬和边境牧羊犬,在山丘和谷地放牧四条腿的草食动物。
做一只球场上的狗,日子不错。

25年或更久之前,现在费城板球俱乐部任球场主管的丹·米尔斯曼那时还是密歇根乡下的一个孩子,在他父亲管理的球场干活。一天,孩子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一幕,爸爸在哭泣。

“乔治死了,”他的父亲说道。

儿子想到了一名新来的员工。

“乔治死了?!”

“他在外面的216号公路上被车撞了,”父亲答道。

“乔治在216号公路上干什么?”儿子继续问道。

“乔治,我们的狗,你这个傻瓜,”父亲又说道。

球场负责人,没有了狗,看上去形单影只。在长岛的风笛磐石俱乐部,如果你看到里奇·斯皮尔,就是受人尊敬的前任球场管理者,你会看到他那只体重60磅、身高到膝盖位置的拉布拉多犬科迪。他们是搭档。如果你搭乘斯皮尔那辆本田雅阁轿车,下车时你的裤子上肯定会有科迪黄色的毛发。如果你和斯皮尔去牡蛎湾的教练餐厅吃饭,你会听到他点两份汉堡,一份自己吃,一份给科迪。

斯皮尔2013年退休,给自己买了一辆时髦的双门宝马,然后他和科迪四处旅行,拜访那些球场的朋友。他们去见在格伦橡树的克雷格·柯里尔,牧草溪的约翰·卡尔伦,等等。他要帮卡尔伦的牧草溪沙坑修复项目混合沙子,要和柯里尔谈谈即将在格伦橡树举办的美巡赛赛事。科迪对柯里尔的黑色拉布拉多犬里斯一点也不感冒。对卡尔伦那只黑嘴的杂种狗也没兴趣。科迪就是跟着斯皮尔。

2016年,斯皮尔和科迪一起搬进了离风笛磐石不远的一处有健身房和泳池的豪华公寓大楼。圣诞节后几天,孩子们一整天都没有父亲的消息,开始有些担心。两个孩子中小一点的那个,亚历克斯坐火车从自己住的布鲁克林来到了长岛,用备用钥匙打开公寓门后,看到的简直就是噩梦。他70岁,运动员一样健康的父亲,摔到了几节台阶下面,颈椎骨折,已经死亡了。科迪,仍旧像月亮一样,趴在尸体旁,守护着。这之后,科迪陷入深深的悲伤。

牧草溪的约翰·卡尔伦提出要收养科迪,亚力克斯和他的姐姐,还有母亲都同意了。卡尔伦的母亲从罗德岛来到长岛长住,柯里尔于是告诉卡尔伦,他愿意照顾科迪,因为两只大狗和一位90岁的老奶奶一起住,可能有点太挤了。

在格伦橡树,柯里尔的一位助理,布罗迪·舍伯恩爱上了科迪,科迪也是。科迪搬进了球场上的一所房子,布罗迪和其他几位年轻的球会员工合住在那里。

去年5月科迪8岁,他已走向暮年,但仍继续自己的生活。他有整个球场做自己的后院,追逐着那些野鸭。去年8月,北方信托公开赛来到格伦橡树,科迪脖子上挂着全场通行的带有照片的证件。达斯汀·约翰逊在延长赛中战胜了乔丹·斯皮思,但那周最吸睛的却是科迪,在志愿者帐篷享用着鸡肉三明治。

去年10月底,布罗迪在连续工作数月后第一次休了周末。他去拜访在纽约州北部的朋友。那个周末的周六晚上,科迪睡在布罗迪的房间里,房门开着。布罗迪的好友兼同事凯尔·肖负责看狗。大约在周日早晨4:30,凯尔听到像是狂风吹打在他们住的那座简朴的两层木制房子上的声音。但那不是风。那是无情的、令人发抖的大火发出的嘶嘶声。

来自8个消防队,大约150名消防员来到现场。消防员拉出长达约1英里的软管,才能到达火灾现场,那场大火之后被认定是意外。凯尔和他另三位年轻的同事都逃了出来,没有受伤。但科迪没有。

布罗迪迅速赶回格伦橡树。房子已经变成了一堆灰烬。他连续几天在灰烬中如过筛子般寻找,但什么也没发现,直到一天傍晚,他找到了科迪残存的遗骨。年轻的助理将狗葬在球场,现在正寻找一块合适的石头,椭圆且平整的,作为标记。

两场悲剧。但也是高尚的生命。一位一生以自己所爱作为事业的男人,一条住在球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狗。(来源:《高尔夫》杂志)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