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文章
保球场还是建住房?香港百年名场粉岭球会或将终结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8-09-05

一场持续数月的“土地大辩论”让香港粉岭高尔夫球会成为舆论焦点,这座有着一百余年历史的著名球会很可能在2020年与港府的土地合约到期后,走到尽头。

据港媒的民调显示,超过8成的市民认为港府应将土地回收,用作住房建设。而香港高尔夫联盟则认为,政府如若收回土地将使香港高尔夫运动遭到“灭顶之灾”。

那么,这一切的矛盾究竟是为什么?

关于粉岭

很多高尔夫球迷都听过这么一个故事,香港首富李嘉诚每天早上要走路打满9洞之后,才去公司办公。李超人每天早上打球的球会,就是有着“香港奥古斯塔”之称的粉岭球会。

这座球会始于1889年,当时为9洞球场。几经搬迁后18洞老球场于1911年在粉岭落成,1931年18洞新球场落成,1970年18洞伊甸场落成,目前占地达到170公顷,拥有2600余名会员。自1959年开始,粉岭球会成为香港公开赛的举办地,2001年升级为欧巡赛。

矛盾从何而来?

香港的住宅分三种,公屋相当于内地的廉租房,居屋为政府以低于市场价出售的房租,私屋为商品房。

据港媒报道,目前香港每三对新婚夫妇中,买房的只有一对。长久以来房价是香港年轻人最沉重的负担,土地供应短缺导致公屋、居屋建设滞后,让房价一直维持在高位。

土地供需决定房价,但和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香港并不缺地。香港土地总面积达到1100平方公里,其中郊野公园就超过400平方公里,但由于环保与土地性质等问题,这些土地无法开发。

此外香港还有大量私有土地,除了李超人们囤积的土地,新界居住在丁屋村民的丁权也动不得。此前特首林郑月娥批准拆除丁屋违建,结果1500余人上街游行烧纸。

为解决住房难,港府不是没出过重拳,但沙包大的拳头打到了自己身上。1997年香港回归后,特首董建华深感市民居之不易,推出了八万五计划,指每年建成8.5万个住宅单位,争取十年内7成家庭居有其屋。但这个计划在亚洲金融危机和疯狂的房价面前,直接导致香港房价在2003年相对1997年的高位跳水70%,众多中产阶层破产,逾50万市民上街游行抗议,让港府在此后一度中断多年居屋的建设。

截至2018年6月底,香港房屋委员会已累计收到26万份公屋申请,一般申请者从提出申请到获批,需轮候5.3年,创下历史新高。
为什么是粉岭?

动郊野公园很难,丁权更是碰不得,目前能大规模解决香港市民土地需求的选择只有两个,填海与开发粉岭。2000-2015年间,香港共计填海690余公顷,平均每年只有40多公顷,而这些填海后建造的住房,大多为地产商所建的商品房。因此面积170公顷,土地即将到期的粉岭就成了市民眼中对住房最大的期望。

在问卷调查中,82%的香港市民认为应该收回粉岭的土地,其中一半认为应该全部收回,赞同保留球场的仅14%。而在土地的使用上,认为建公屋的达到66%,建居屋的为27%,仅4%认为应该建商业楼盘,此外还有3%认为应用作其他用地。

粉岭怎么办?

面对汹涌的民意,粉岭及香港高尔夫业界也展开了舆论上的争夺。高尔夫大联盟进行的面向超过4500名高尔夫爱好者、教练、雇员的民调显示,反对收回粉岭土地的人数达到77.9%。

除了民调,粉岭还向香港古物咨询委员会提出申请,希望将老球场的古树和部分建筑定为法定古物,但这一申请遭到了驳回。

今年夏天在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的论坛上,球场建造工程师James表示,球场改为住宅需要改建或新建给排水、道路等基础设施,否则无法满足数万户居民的生活需求。而这个建造过程至少需要5-10年,哪怕只是收回部分土地,急需入住的市民也等不起。

而在粉岭工作的李小姐则认为,从1959年起粉岭就一直承办香港公开赛,去年有近4万人到场观赛,其中不乏游客,高水平的赛事对高尔夫运动在香港的发展和整体形象的提升有所帮助。此外她还问道,如果粉岭关停,600余位从业者将何去何从?

担任香港职业高尔夫协会名誉会长的艺人陈百祥是粉岭坚定的支持者,他在时政节目中引述高尔夫大联盟的数据称,香港目前有17万高尔夫从业者,和公务员的数量差不多。粉岭是任何人都可以打球的公众球场,800元就能打球。但随后有媒体对他提供的数据表示怀疑,尤其粉岭官网显示非会员打球费为2100元,仅下午3-6点这个时间段为1200元。

此外,民政事务局长刘江华也提到,粉岭在去年共接待约12万人次打球,其中非会员5万人次,占比逾4成。不能忽视粉岭对高尔夫运动在香港的推动,以及对运动员的培养。

但也并非每个高尔夫从业者都持相同观点,香港高尔夫教练郑文雅认为粉岭存在与否,根本不会对培养本地高尔夫运动员有多大影响,尤其是过去粉岭绝少为香港本地运动员提供帮助,运动员更需要的是能够“触及”的训练场地。
没有办法了吗?

狮子山学会董事会成员王弼认为,球场外围土地完全可以建设204栋住宿楼,60层的高度足够提供10万个居住单位。只需要改变部分球洞的布局,就能保留粉岭的3座18洞球场,完全收回粉岭的土地非常浪费。

但是这个方案并未得到民众的多少响应,包括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将别墅用地改建为公屋也被公众视作没有诚意。

此外,还有学者提出异地安置粉岭的办法,意为拿回粉岭的土地,再批其它土地用作球场,但这个提议依然没有得到响应。

另一方面,香港高尔夫大联盟同样寸步不让,大联盟召集人刘家乐表示,将粉岭视作极少数人的消费场所是对事实的扭曲,在这个基础上以民意决定粉岭的未来,将为高尔夫在香港的发展带来“灭顶之灾”。刘家乐更表示,政府要么不收,要么就全部收回球场土地,不存在收回一部分这种可能,这是香港高尔夫业界的共识。

保留球场还是收回土地建公屋,双方各执一词,目前看来谁也不可能说服另一方。一面是承载香港高尔夫百年历程的粉岭,一边是民众对土地和住房的需求,您怎么看?土地是问题是症结,是否只能在粉岭身上想办法?

来源:高尔夫大师杂志  / 文:小马
注:部分图片及内容援引《香港01》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