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企业
奥古斯塔13号洞,名字那么美,结局……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8-03-29
奥古斯塔的13号洞是高尔夫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球洞之一。冒险延长它是否值得?想法就是,……的时代已经——再次——到来。

它的名字是杜鹃花,而且它绝对漂亮,甚至有人称其为最美的高尔夫球洞。还有一些人认为它最需要谋略。当然,更有人将它比作这项运动中的最佳短五杆洞。让我们这样总结:奥古斯塔国家俱乐部的13号洞是,毫无疑问,世界上最出色的内陆高尔夫球洞。

最高级的形容也无法阻挡,改变正在进行,将会使杜鹃花洞大幅改变。去年8月,奥古斯塔国家俱乐部完成了从自己的邻居,奥古斯塔乡村俱乐部那里购买12号洞果岭和13号洞发球台后方的土地。奥古斯塔国家俱乐部现在可以将13号洞延长大约60码。

亵渎?杰克·尼克劳斯称不是。

6届美国大师赛冠军得主日前对GOLF杂志说,13号洞是“我见过的最自然的球洞之一”。的确,1931年,阿里斯特·麦肯齐博士几乎就是按照自己最初看到的样子设计了这一洞。13号洞坐落在整个地块的低端——麦肯齐要决定的就是长度和跨越雷氏溪后果岭的确切位置。

不过,尼克劳斯承认其目前的局限。“在我的时代,13号洞完美地呈现了其风险和回报,”他这样说道。“但(现代)高尔夫球改变了一切。如果你不打算让水平倒退,就需要这一洞延长30~40码来考验今天的球员。”

这之前也发生过。13号洞的长度曾经只有465码(当时10号洞长达485码,却是四杆洞),2002年,从奥古斯塔乡村俱乐部买地之后,13号洞被延长至510码。现在,谈论的是延长到540码,甚至570码。并非所有人认为有这个必要。

泰格·伍兹已经注意到,即使开球落在球道中央,接下来仍是困难的一杆。伍兹说道,“问题是球位仍高于你的双脚,大约到小腿肚,你必须要打一记切削球。”最近在左狗腿球道拐点新增的树木,意味着笔直、保守的开球通常会滚过球道进入松树丛中。两杆攻上果岭当然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对大多数今天的职业球员而言,3号木杆略左曲的开球,正好留下一记中铁杆进攻果岭。这听上去就像是四杆洞,与ANGC创始人博比·琼斯的愿望正相反。琼斯尤其喜爱那种他称之为“四杆半”的五杆洞。在《高尔夫是我的游戏》一书中,他这样描述13号洞,“无论开球落在什么位置,第二杆……都必须谨慎地做出决定,是否要直攻果岭,”并解释说,“成功的回报,大胆的挑战是最迷人的。”

比如,用7号铁杆——或者像巴巴·沃森2014年那样,一支沙坑挖起杆——那种“慎重”的决定变成无需思考。增加30~60码距离将重拾琼斯所期望的那种击球的价值和思考过程。尽管增加长度仅是表面上的改变,但即使大师赛的保守派也会认为这是个有远见的案例——而且是净收益。

绚烂杜鹃花
13号洞的10个值得铭记的瞬间


★好的


菲尔·米克尔森
2010年,第四轮
米克尔森在12号洞抓到小鸟球后以2杆优势领先,但13号洞一记任性的开球对他继续前进的势头产生了威胁。他的球漂亮地……落在一堆松针上,在他进攻果岭路线上只留下两棵松树间大约4英尺的间隙。距洞杯207码,而越过溪流需要187码,左手王决定放手一搏。他那一记让人呼吸停滞的6号铁杆击球,停在距洞杯4英尺的位置,从而奠定了他赢得第三件绿夹克的胜局。

杰克·尼克劳斯
1986年,第四轮
12号洞吞下博基后,有些着急的尼克劳斯用3号木杆开球,球落在紧贴左侧树木的位置,他的儿子兼球童甚至抱怨说自己24岁的心脏都要停跳了。金熊随即用3号铁杆将小球送至距洞杯30英尺的地方,接着2推收获小鸟球,点燃了这项运动中最值得纪念的胜利之一的导火索。

阿诺德·帕尔默
1958年,第四轮
有关他在12号洞陷入地面的球的冗长的规则争论仍没有结果时,帕尔默走向了13号洞,笔直的开球落在球道正中,接着用3号木杆攻上果岭。他推进15英尺的推击,擒获老鹰球,进而收获他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大满贯赛冠军。

尼克·佛度
1996年,第四轮
佛度出发时落后格雷格·诺曼6杆,当他面对球道右侧边缘、距旗洞228码的斜坡球位的第二杆该选用哪支球杆时,进退两难,他当时领先2杆。佛度最终把5号木杆换成了2号铁杆,并成功攻上果岭。他在这一洞拿下小鸟球,并最终以5杆优势获胜。

巴巴·沃森
2014年,第四轮
尽管领先乔丹·斯皮思相当大的优势,沃森开球却十分冒险。球飞得很高而且旋转很大,他这一杆贴着左侧的树林边缘,不过还是落在了球道上,这一杆非常远,余下的距离只要一支56度沙坑挖起杆就够了。最终2推收获小鸟球,并很快赢得他的第二件绿夹克。
★差的

厄尼·埃尔斯
2002年,第四轮
紧追泰格·伍兹其后,落后3杆,埃尔斯的开球一头扎进了雷氏溪左侧的树林中。他激进的救球打到了树叶,小球掉进了溪流中。大易哥抛球后终于打到了果岭边,而这一洞也最后打出了8杆。

柯蒂斯·斯特兰奇
1985年,第四轮
从第一轮的80杆中逆袭,斯特兰奇面对208码的进攻击球时已手握2杆优势。他的4号木杆打短了,球落在水边;他接着又一杆将小球送入溪水,最终打出6杆/博基。斯特兰奇以落后2杆输给了伯纳德·兰格。

比利·乔·帕顿
1954年,第四轮
伴随着成为第一位赢得美国大师赛的业余球员的呼声,帕顿试图2杆攻上果岭,他当时领先本·霍根1杆。他的4号木杆击球打中果岭环,接着球弹进了溪水,从而导致了7杆,双博基。帕顿以1杆之差没能进入霍根与萨姆·斯尼德的延长赛之争——不过,他仍是史上最接近绿夹克的业余球员。

泰格·伍兹
2005年,第一轮
从后九洞出发,经历天气影响的开局后,伍兹来到4号洞时高于标准杆1杆。在13号洞果岭后方,伍兹面对的是一次70英尺推老鹰球的机会……然而,太用力了,最终小球缓缓滚入雷氏溪。不过,即使将原本可能的3杆打成了6杆也无法阻挡泰格——他最后在延长赛中战胜克里斯·迪马克,赢得了自己第四件绿夹克。

中岛常幸
1978年,第二轮
开球进入雷氏溪只是中岛常幸不幸的开始,并为之哭泣。

来源:《高尔夫》杂志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