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企业
一声叹息!追忆天津星耀五洲高尔夫球场
作者:2014bjgolfer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8-03-14
一:引子

天津,是个神奇的地方。

遥看当年,合生创展的朱孟依,星耀五洲的颜语,和高银的潘苏通,三个雄心勃勃的汉子,先后豪情万丈地要在天津实现一个有情怀的大梦想。

这些叱咤风云的地产大亨不曾料到,天津,竟然是他们共同的麦城,而非福地。

京津新城拖垮了合生创展,星耀五洲和高银也没能逃脱被融创孙宏斌收购的命运。没错,就是那个接盘乐视的孙宏斌。

巧合的是,京津新城,星耀五洲和高银三个地产项目中,都含有高端配套体育项目,高尔夫球或马球。

令人扼腕的是,这些在天津荒地上修建的翠绿球场,却没能像深圳观澜湖球场一样,让主角地产赚得钵满盆满。

中国商界有条戒律:投资不过山海关。三位折戟津城的地产商们,是不是有什么要补充的呢?

星耀五洲的高尔夫球会和高银的马球会,都是高端体育运动人才招聘平台-唐高招聘的老客户。

为了纪念无端被“消逝”的星耀五洲高尔夫,在此,让我们快速回放下,星耀五洲的颜语先生,是如何梦碎天津城。

二:颜语北上

颜语先生

天津星耀五洲的母公司,星耀(国际)集团,成立于1993年,创始人是颜语颜勇两兄弟,颜语是星耀集团董事长。

2004年,靠着说服当地国企入局,颜氏兄弟用3个亿撬动了50亿的项目,开发了昆明最大地产项目之一的新亚洲·体育城,一战成名。

很快,颜语的目光越过了西南地界,投向了皇城旁的天津,那个在民国时期繁华昌盛的港口城市。

2007年金秋十月,天津星耀投资有限公司击败来自京、沪、辽、豫等地的5家上市公司,以62.9亿元的总价拿下天津津南区八里台镇天嘉湖地块。

该地块为当年天津楼单块成交面积和成交总价的双料地王,也是当年全国成交总价地王。事实上,直到今天,这都是天津土地出让历史上单体项目招拍挂规模最大的一个。

砸63个亿撬动260亿的项目,复制在昆明的成功经验,据说,这是颜语当年拿地的构想。

2010年,颜语荣升云南首富。民间流传说,当时他给女儿的零花钱就高达一个亿。

三:星耀五洲,世界是你的
2007年,星耀集团斥资62.9亿元拿下天津天嘉湖地块时,正是北京2008年奥运前夕。

颜语胸怀世界,计划将这片包含4000亩土地和7000亩水面的美丽土地,按世界版图适当调整后同比例微缩,复原“五大洲风情”。

分别以欧亚、北美、南美、非洲等各自的特色来定位和设计商品房。房地产,是项目最核心的部分。

根据规划,星耀五洲配套项目包含室内滑雪场、高尔夫球场、冲浪游泳水上游乐中心、超五星级酒店、万人广场、游艇俱乐部、大型商业步行街、洲际景观公园、世界桥梁博览园等高端设施。

2008年初,星耀五洲发起了自称是“改写中国地产版图战役”的营销造势活动。

趁着奥运年的热浪,星耀重金邀请专业公司为目策划了一系列宣传活动,其中包括一场原定在凤凰卫视或CCTV2播出的“一个中国人的世界蓝图”主题专访,一次百万年薪的销售招聘计划,和一首专门为星耀五洲设计、计划邀请刘欢、韦唯演唱的“星耀五洲之歌”。

这些策划最终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全部实现。但,天津星耀五洲的名字,早已借着地王名声的加持,亮相各大媒体了。

四:生不逢时

为了支持本辖区内的投资大户,星耀五洲项目所在的津南区政府,将政府办公地从咸水沽镇迁址到星耀五洲所在的八里台镇。

2012年,政府和星耀五洲到了五年木婚的坎上。本应更加默契才对。谁知双方关系却面临破裂,津南区政府明确表示计划将办公地迁回咸水沽镇。

虽然到了2017年2月,津南区政府仍在八里台镇没有搬迁,但从中政府的言语中足以见得,星耀五洲的日子,早就不好过了。

事实上,原计划搭上奥运会便车的星耀五洲在2008年4月动工后,就赶上了全国楼市低潮。

星耀五洲虽然在2009年完成了18.8亿的销售额,但远不能覆盖当年33亿的借款本金和13亿利息。

一年之后,星耀五洲又遇到了“史上最严”的楼市调控。2010年,天津出台限购政策,对城六区进行限购。

彼时,星耀五洲所在的津南区虽然并不在限购之列,但他们的销售额却下降到9.85亿,比之前缩小了几乎一倍。

雪上加霜的是,从2011年3月1日开始,天津对城六区、环城四区分别进行限购。星耀五洲的地产项目就更加难卖了。

看着深圳的观澜湖和海口的观澜湖,多年房子卖得风生水起,没有被政府套上一个又一个限购的紧箍咒。星耀五洲不得不仰天叹息,天时,是个多么致命的东西!

五:复制成功需要“地利”在场

业内资深人士分析说,从2007年星耀集团拍下土地的那一刻起,这个项目就已经不在颜语和他的公司所能掌握的轨道之中。

按照星耀五洲项目的土地合同,星耀五洲不仅要在30天内缴清全部土地出让金,还必须在3个月内开工建设,同时保证3年内住宅项目竣工80%,5年内整个区域所有项目要全部竣工。

而按照项目体量,星耀如果要按照土地合同要求5年内完成开发,每年推出的别墅物业必须是天津全市范围内同类物业全年销售面积的两倍。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严苛的合同是等着星耀的第一道难关。通俗地说,从最初,星耀五洲项目就缺少了“地利”这一个成功的必备要素。

而开发这1.1万亩土地需要的资金,是紧随而来的第二道难关。显然,这个庞大的项目是星耀没有能力独立完成的。

据相关机构估算,星耀五洲的前期开发资金和土地出让金超过100亿,总投资则超过了260亿,这对于彼时总资产仅120亿,年产值20余亿的星耀来说,显然太过巨大了。

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既是原创者关公,也只上演过一次。星耀五洲的颜语先生,显然对复制昆明新亚洲城的模式可能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导致天津星耀五洲项目水土不服。

虽然开发方星耀集团为了筹集资金不惜选择“信托连环套”,但由于开发体量过大,致使资金问题日益捉襟见肘。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种情况下,楼盘的销售因为多重限购原因受到了严重影响。

到2011年,坊间开始流传星耀破产的传闻。虽然这些传言最终都被证伪,但项目的工程进度也开始越来越慢,直至彻底停工荒置。

六:城门失火 殃及池鱼
颜语星耀五洲的高尔夫球场,是中国高尔夫球业内的一大亮点。

星耀五洲高尔夫球场,是世界著名球星米克尔森在中国设计的首个球场,球场不负众望,迅速脱颖而出成了京津两地的后起之秀。

开业短短几年内,星耀五洲高尔夫球场获得了十大非凡新球场、京津冀地标球场、金牌度假村、全国百佳球场、最佳园林设计、最佳草坪维护等多个业界大奖。

在赛事方面,星耀五洲高尔夫球场分别举办过具有国际性影响力的赛事,中韩CEO国际高尔夫挑战赛,别克中国俱乐部联赛等。

在竞技方面,星耀五洲更是为天津拿下了首个“别克中国高尔夫俱乐部联赛总冠军”头衔。

但是,尽管卓越如星耀五洲球场,也难逃厄运。

2014年12月,拥有合法经营执照的高尔夫会所被贴上封条。28日,挖土机将高尔夫球场化为废墟。毁场过程从早上8点持续到下午3点半,忙碌了一整天。

临近住在球场的业主,对政府的这种强制执法进行声讨,先后自发组织多次示威游行,以“跪求政府依法行权,反对暴力执法”等多种口号抵制政府的这种野蛮行径。结果,你懂的。

很具国情特色的是,天津政府并没有对拆除星耀五洲高尔夫球场给出合乎法律法规的解释。

至今,高尔夫球业内也不明白,这个球场到底是因为占用了耕地还是水资源出了问题才被拆除?

亦或,球场根本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因为因为星耀五洲要黄了,有人就趁火打劫,拆了这个明星球场,为自己添上一笔整治高尔夫球场的功绩?

曾几时,星耀五洲是国内极具影响力的高尔夫招聘平台--唐高网招聘频道的常客。面对星耀五洲高尔夫俱乐部的无辜遇难,唐高除痛惜之外,唯有用手中的这支笔,撰文悼念。

七:天津,再无星耀五洲高尔夫

如今,天津星耀的法人已由星耀集团董事长颜语变更为王斯恒,后者也是星耀的新项目经理,是融创城的老臣。

这就意味着,新东家极可能将星耀五洲,改建成下一个“融创城”,一个没有高尔夫球场配套的居民城。

2017年颜语卖掉天津星耀五洲项目时,并没有预见到,一年之后,另一个奋斗在天津的地产战友,高银的潘苏通,遭遇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结局,同被孙宏斌收购。

高银的高银117大楼,是京津两大城市的第一高楼项目,曾是潘老板心中的艺术品,是计划要流芳400年的奇迹,如今,竟沦落成了昨日黄花。

苦苦努力十年后,颜语和同样来自南方的潘苏通,面对天津项目的败局,切身感受到了“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无奈无助。

但,高银比星耀五洲要幸运,它的高端运动项目马球仍然健在。而世间,则再也没有,星耀五洲高尔夫了。

不,2014年就被拆除的星耀五洲高尔夫并没有消失。她还活着,活在那些发布虚假招聘信息的网站,比如某集网。
希望某集网能坚持发布假消息20年,这样,星耀五洲高尔夫就不仅仅是存留在了人们的心中,而是鲜活于网络世界里。

向经常发布虚假高尔夫招聘信息的某集和某8致谢。两位同学,辛苦了!

求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