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企业
高尔夫球友赌球,请别把气撒在球童身上!
作者:lovelygolf 来源:唐高网 日期:2017-12-26

多年来,在“点儿背,输球不能怨社会”这一理论的深刻影响下,高尔夫球友在赌 球的时候,认赌服输是首要原则。但这只是理想状况,有些球友在输球后虽然认罚,却把气撒在球童身上,这就有违赌 球的初衷了。


   赌 球,无伤大雅

   正如警察已经对民众小打小闹玩麻将不加干涉一般,赌 球在高尔夫界其实从来都不是问题,高尔夫球运动既然素来被称为“融娱乐性与挑战性于一体”的体育项目,它天生就具有赌 球的基因,有挑战性就必然使得赌 球有技术含量,而娱乐性则让赌 球者乐在其中,败不气馁赢也不自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因而,球友们在“小赌怡情”思想的指引下,球场也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没有干扰球场的正常秩序。不过,尽管高尔夫运动被称为绅士运动,却没有哪个敢保证所有的高尔夫人都是绅士。有些赌 球者输得起赌注,却输不起面子,他们屡屡将输球的责任推在球童身上,打骂球童的现象频频出现,让人瞧不起其球品。 


球童:对赌 球爱恨交加

   这些年来,高尔夫球童一直被人视为高收入职业,他们的月收入往往在6-7000左右,在他们收入基本靠小费的情况下,他们的劳动强度其实非常大。毕竟,在大多数的时候,小费大都在100到200之间,少的乃至于50都有。因而,如果按照这个算法,他们往往得1天至少下一次场才够。不过,球场终归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大多数时候,每日下场并不现实,但他们还是能让收入维持到这个区间,其中自有原因。而这个答案其实也简单,就是遇到了大方的球友,而这种大方,往往是在球友赌 球之时。

   即便如此,你若是在球童中间做问卷调查,询问其对赌 球的态度?他们的答案中,爱恨交加应该占到很大的比重。这是因为,他们极有可能遇到脾气大的球友,尤其是在赌 球失手的时候,那种气急败坏的遭遇,绝对是球童的噩梦。

   而球友对球童乱加指责的恶例,在高球界长期存在,一方面,各大球场内部流传的“黑名单”就是球童们对这些“赌棍”们惶恐心态的外在体现,躲不起只好对这些人物加倍防范加倍侍候。另一方面,则是专业杂志以及微博等媒体对这一乱相的声讨。曾有球友在微博中披露:“打球看到骂球童的次数比我打par的次数还多。本来都应该是有素质的人,办有素质的事,结果拿自己当大爷,吆五喝六的不觉丢人,好像花钱去不折腾下别人这钱就白花了。”这一形象几乎是那些斥责球童的赌棍们的典型,这一冲动就是让钱给烧的,暴发户们将他们平日在工作生活中的恶习带到球场中来了,罔顾高尔夫的精神。

比较具体的案例则如以下现象:“前两天和一球友下场打球,那个球童小妹因为报错码数结果打下水OB,那球友马上就用比较难听的话骂球童,要求立即换球童,并不停地骂,球童低着头不敢说话。”其实,职业球手遇到这种情况顶多就是摔杆,力气大一点的会把球杆摔断,再过分一点的,则是随地吐唾沫,这些行为一旦出现在电视镜头里就会被人们声讨。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见过他们会当众责罚自己的球童,再对球童不满意,也会在一周赛事结束后炒人家鱿鱼,并不会在赛事进行中更换球童。与之相对,那些球品一般的业余球员在没有摄像机的监控的环境里,又不舍得扔球具,球童往往成为他们的出气对象。 


业余球童:与球友并非命运共同体

   曾记得,在2011年年底,欧巡赛曾推出过一则禁令,要求球员或球童不许在参与的任何赛事中赌 球。据官方说法,这条规定就是为了让这些职业球手或球童意识到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该放的地方去,他们必须意识到自己在这项运动中是有影响力的人群。我们希望让每个球员、球童和观众都将目光投向比赛,而不是那些附带的有危险的东西。

   很多人看到这条新闻时几乎要膜拜这些职业高尔夫人了,他们赌 球的玩法,业余人永远都学不来。职业球童对赌 球的从容心态,更让业余球童只有仰望星空。

   业余球童所提供的服务,永远都无法与职业球童相比,在赌 球的过程中,期待业余球童能有职业球童一样的素质与水准,基本上不可能,而且,也是不公平的。在这方面,曾多年担任尼克·费度球童并为后者在1990年代赢得4个大赛冠军的芬妮·桑尼森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在问及其与费度合作期间哪一方面做得最好时,芬妮的回答竟然是“我的码数报的很准确。”自然,职业球童干的活儿并非只是报码数这么简单,她的潜在意思就是,既然连码数报得如此精准,那么,选杆、判读风向、风势之类活儿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即便是有GPS这样的高科技导航设备,在职业赛场上,GPS却没法上阵,最终还是得依靠球童的判断。而这就完全依靠球童的经验与专业素养了。

而职业球员都是到处参赛,职业球童也是跟随老板满世界兜转,与球场大都只有一周之缘,有些球道甚至还是盲洞,在这种情况下,准确报码数的确是一个很考验人的活儿,在这方面,芬妮显然是过关了的。当芬妮每次都能精准地向费度报码数的时候,这就意味着费度可以对芬妮完全信任,他只需要对芬妮提出的数据进行评估,而不必做重复工作,如此一来,费度也就可以平静下来,全心地打好比赛。有得芬妮的鼎力相助,费度夺取的那4个大赛冠军也格外让人赏心悦目。

   而业余球童永远难以与之比肩。一来,他们大多数只是将其作为谋生的工具,并没有“转职业”的打算,很多球童一辈子都没接触过果岭速度达到14的球场,也没见过那种长草长到变态的惩罚性球场,眼界上就难以开阔;二来,在巡回赛并未成规模的现状面前,职业球童目前在中国并没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这一双重因素的影响下,国内业余球童的专业素养短期内实现突破也就不大可能,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也大都是辅助性。


一般来说,帮球友摆球是其应有的服务,帮球友看线则是额外服务了,报码数是其应有服务,报得那么精准则是额外服务了。因而,在赌 球过程中,要求业余球童始终保持职业球童的那种专注度,在没有任何激励的前提下,本身就不合理的,业余球童并不必然将自己的命运与球手捆绑在一起。因而,只要球童在服务过程中提供了常规性的服务,就不该对他们太过苛求。只有球童太过懒惰,太过配合乃至于漫不经心,连基本的服务意识都缺失的情况下,他们才是该被责怪的。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见到的都是球童们一遇见赌 球就战战兢兢,就格外专注,生怕得罪球友,漫不经心基本不可能出现。


   更何况,球手本人才是挥杆的决策者,即便芬妮的表现再好,大满贯冠军的荣耀只属于费度,冠军奖金中拿大头的也还是费度,她顶多只是在奖金中抽成最多13%。在赌 球中更是如此,业余球童得到的小费的多寡连一个明确的标准都没有,完全看球友的心情。因而,在权责利不对等的情况下,将责任归咎于球童,绝对是典型输不起的表现。此外,太过于依赖球童的指导,也不利于球友自身球技的提高。


   因而,本着对球友负责的精神,一个全身心投入到赌 球这一娱乐活动中的球友,其心态应该是赌自己的球,让球童球友都开心,而不是反过来把气撒在球童身上。

求职招聘